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术师手册 -> 术师手册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56章 该走的是你们

第56章 该走的是你们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纳古最后还是脱了靴子,露出他那双绣着金色小狮子图案可爱袜子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拒绝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几十万市民在看着直播,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捏着选票。如果纳古以后想离开监狱,更进一步成为市议会议员,就不能做任何损坏人设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监管者的职务,也是纳古专门向监狱申请而来,为的就是增加自己的曝光率,尽量让市民眼熟自己,为以后竞争议员做铺垫。

    如果他连这点‘小小的愿望’都不满足,别说议员,就连监狱都会认为他形象不行风评不好,监管者都不让他做了。

    失去监管者这种最容易刷成绩履历的职务,在纳古晋升二翼黄金之前,都得困在这座监狱当狱卫。

    虽然说利益权衡得很清楚,但当纳古捧着这双期待了一整年,刚穿了不到一个月的新靴子,依旧忍不住是悲从心来,不可断绝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,我赶时间啊。”亚修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你接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接得住!”

    “穿的时候脚要垂直穿进去,不然会弄皱外面的纹理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还有一双不错的靴子,不如我现在回去拿给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快点扔过来!”

    一只摄影眼睛发出嘻哈的笑声,这是因为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如果大部分同时做出相同的反应,就会反馈到摄影眼睛上,让直播主持人知道自己的演出获得了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显然亚修和纳古的互动让观众们都笑出来,观众看了几百次血月审判,就没见过这么逗比的死刑犯和监管者。

    纳古把心一横,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市民眼里的丑角,便把靴子扔出去。

    亚修接过靴子,定睛一看,发现靴子质量确实不错,质感高级,外表高端大气上档次,怪不得纳古的表情像是痛失爱妃一样悲痛。

    “啊,别这样塞,你的是不是太大了?别这么急,要慢慢来,你这么用力会在上面留下印痕的!你轻一点好不好?”

    纳古看着都觉得心痛,他可指望等下把靴子拿回来呢,反正亚修又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亚修懒得理他,穿好靴子再次催动替身术灵,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替身出现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就连鞋子也换成了亚修现在穿的钢底长靴。

    “在钢线上站几秒看看。”

    替身走到钢线上稳稳站着,这次钢线不再能割破他的靴子。

    而没有受到伤害,替身自然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!”亚修兴奋说道: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替身回来。

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替身蹲下。

    亚修骑到替身脖子上,“驮着我走钢线到对面的大平台!”

    然而这次替身却没有反应,亚修低下头,看见替身平静地昂起脑袋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驮着我走钢线到对面的大平台!”他以为替身没听到,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沉默三秒后,替身仿佛终于理解这段话的意思,或者说它理解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嘤。

    嘤。

    替身每走一步,钢线都发出嘤嘤呀呀的声音,看得亚修心惊胆战。他看其他死刑犯走的时候很轻松,轮到他走的时候,光是低头看向下方的海域,都感觉尿意涌上来了。

    但他成功了——替身完全可以驮着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亚修隐隐发现术师体系的另一奇妙之处。

    如果普通人是‘没说能做的的你都不能做’,那么术师就是‘没说不能做的你都能做’。

    前者是皆虚,后者是皆允。

    替身术灵的效果是,创造出一个跟他一模一样,受到伤害就会消失,完全听从他命令的替身。

    因此亚修只要在不超出限制的情况下,可以命令替身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,哪怕这些行为是他本人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亚修自己根本没能力走钢线,也没能力驮着一个人走钢线。

    然而替身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亚修的命令,

    因为这是理论上替身能完成的任务,

    所以它就能。

    术灵不是奇迹,是因为它没法扭曲现实规则。

    它只是知识的无限延伸,理论的标准答案,现实所允许的最佳结果。

    它是极限。

    如果能拿着替身术灵回去原来的世界就好了……那我以后就可以让替身帮我照顾家里的爸妈……

    亚修转念一下,这用法也太大材小用了,都有替身了,是什么让我的眼界这么短视?

    没错,是资本。

    所以我应该让替身去上班,我自己回家躺着照顾爸妈,不过也很有可能发展成爸妈照顾我……

    胡思乱想间,替身已经走了大半程,此时其他死刑犯基本都爬到对面的大平台上了,还留在钢线上的只剩下亚修和瓦尔卡斯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站着别动!别过来!”

    0

    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死刑犯拿起了长铳瞄准亚修:“你们要是再敢向前一步,就别怪我让你们下去喂鱼!”

    其他死刑犯微微一怔,旋即意识到什么,纷纷站到旁边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亚修眨眨眼睛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很明显吗?”远处的瓦尔卡斯笑道:“懦夫总是会趁人之危,渣滓一定会以己度人,弱者只能苟且偷生。”

    虽然瓦尔卡斯老谜语人了,但亚修发现死刑犯们并不是看着自己,而是看向自己背后的行刑者,顿时明白他们的想法——他们害怕自己冲过去拿他们当挡箭牌抵抗行刑者!

    对哦!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种操作!

    不愧是死刑犯,脑子在损人不利己这方面就是转的比自己快!

    今晚的受救赎者毫无疑问就是亚修和瓦尔卡斯之中二选一,如果让他们两个走到大平台上,就意味着行刑者也会追杀过来。

    行刑者那个狰狞可怖的形象,一看就知道它的攻击方式不是无污染无残留的精神攻击,大概率就是横扫千军大范围AOE的物理杀伤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如果在它行刑时,其他围观群众大概率会被连累!

    所以先一步到达大平台的死刑犯心里就活泛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能让亚修两人到达大平台!

    不然结局肯定是八人团灭!

    所以这个刀疤脸才会持铳威胁亚修两人不要前进,在他看来,最好的结局莫过于亚修两人在钢线中路被行刑者处决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想掉下去喂鱼,就给我老实点!”刀疤脸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!”

    亚修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我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在别人威胁我的时候说拒绝!向前一步!”

    嘤呀~

    替身重重往前一步,踩着钢线晃晃乱叫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刀疤脸开了一铳,脸上的伤痕被恐惧和愤怒扭曲成蜈蚣一般,“我会开铳的,给我站住……站住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不——信——你——会——射——我!”

    亚修每说一个字,替身就往前走一步,嚣张欠揍得如同沙袋成精,让人看得拳头都硬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别逼我,我真的会开铳的,我进来前杀了十九个人,你不信可以看我的资料!”

    然而亚修早就看穿他的色厉内茬,不慌不忙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能这么快想到威胁我,说明你是个聪明人。但也正因为你是聪明人,所以我肯定你不会开铳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这里死了,那么到时候被行刑者处决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亚修笑道:“如果我们两个没死,你们至少可以肯定被处决的人必然是我们两个。但如果我们死了,那么观众们就会在你们六个之中选择一个投票了!”

    刀疤脸嘴角抽动:“那,那又怎么样,又未必是我!”

    “不,肯定是你。”亚修笑道,“你想想,现在观众们期待的是我们两个被处决,结果被你搅和了兴致,你猜猜他们会不会用投票来发泄他们的怒火?”

    “其次,你没发现,其他人都远离你了吗?”

    刀疤脸微微一怔,左右环视,才发现自己站在中间曝光位,其他人都退到左右边缘,尽量不跟刀疤脸同框!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要避开你?因为如果你真的能把我们逼在钢线上,那他们就能坐享其成;如果你射杀了我们,那你就必然成为观众的投票对象。无论如何,他们都不会亏。”

    亚修露出一个清爽的笑容:“还是说,你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,有高尚品德,洗心革面的模范囚犯。宁愿牺牲自己,也要保护其他狱友?”

    刀疤脸手微微颤抖,但铳口却是悄然间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退一万步说,就算不是你成为处决对象,那又怎样?总归是在你们六个人之间抽一个,行刑者不还是会袭击这处大平台?还是说,你相信你那些伙伴是讲礼貌将道德的良好市民,发现自己被处决就会主动跳海,不会拉着你们一起死,不给大家添麻烦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替身已经驮着亚修走过钢线了。

    亚修暗暗放下心头大石,背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他看起来那么成竹在胸,毕竟谁知道刀疤脸会不会突然激动起来非要打他脸,别看亚修刚才说话那么有条理,其实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刺激刀疤脸,他还示意替身尽可能慢点走,给刀疤脸营造出‘他还没走过来’的错觉,给刀疤脸争取更多思考时间。

    思考是怒火最好的冰镇饮料。

    他越想,就越谨慎;

    越思考,就越胆小;

    越聆听,就越觉得亚修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以前小组内的同事想提桶跑路,亚修都是通过这番‘倾听、感受、思考’的话术来让对方转变想法——起码得等项目结束了再跑路嘛。

    亚修从替身身上跳下来,拍了拍刀疤脸的肩膀:“所以,你知道自己的生路在哪了吗?”

    刀疤脸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急切问道:“生路在哪?”

    “回去,或者吊在钢线上。”亚修微笑道:“既然我站在这里,你们如果不想死,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地方,该走的是你们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